首页 > 其他小说 > 石头的情缘 > 第201章冰释前嫌(3)

第201章冰释前嫌(3)

目录

    27日早上,石头提着一蓝鸡蛋一晃一晃地走在王府的路上。

    敏儿跟在后面,唤道:姐夫,你把篮子提稳了,你这样晃来晃去,“篮子里面的鸡蛋”不被碰烂才怪!

    “敏儿,篮子里面垫了一层米,鸡蛋哪有这么容易烂!”石头回道:

    敏儿说:你说呢!

    “噗”篮子中发出一阵响声。

    石头掀开布,去看篮子里面的鸡蛋。

    “姐夫,你看,鸡蛋烂掉几个吧!”敏儿凑到篮子前,说道:

    石头嘀咕道:怎么这么容易烂!

    敏儿笑道:姐夫,你要不要拿个鸡蛋去碰石头,倘若你的鸡蛋没有烂,那么,那个鸡蛋肯定是个超级蛋。

    “敏儿,你何必拐着弯来骂我!你直接骂我是个笨蛋,我还是受得了。”石头应道:

    “谁说你笨了!我顺口说说而已!”

    石头说道:你没说我笨。

    算是我对号入座。

    “你是对号入座,还是对号上座,那是你的自由,谁也无权干涉!”敏儿伸过手,去提那个篮子。

    石头用手提开篮子,唤道:我来提篮子。

    敏儿去抢篮子,辩道:你们男人干活粗手粗脚,“这个蓝子”还是让我来提。

    石头提起手腕,去挡敏儿。

    “呃!”敏儿满脸红扑扑。

    石头见自己的手腕,压在敏儿的胸上。

    石头立马缩回手,说道:对不起!

    敏儿抢过篮子,拼命地向前走。

    石头嚷道:篮中的烂鸡蛋,你把它选出来“丢掉”。

    “前面就是我家,我到了家里再选。”敏儿答道:

    石头起着步子,一直往前跑。

    敏儿喊道:姐夫,你等我。

    李妈站在王府门口,见到石头跑过来,请道:小主,你快里屋请!老爷坐在客厅已经等候多时。

    石头鞠了一个躬,直往客厅跑。

    仆人们看见石头跑进来,请道:小主好!

    石头停住脚步,礼道:大家好!

    王警官请道:小主请坐!

    四夫人拿起茶壶,喊道:小主,你快坐过来喝茶!

    石头谢道:谢谢四夫人!

    石头凑到桌旁,作揖道:几位夫人有礼了!

    夫人们齐道:小主客气!

    石头坐到王警官身边,问道:王警官,你的伤口如何?

    “有劳小主担心!我的伤已无大碍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大碍!你流了那么多的血。”六夫人牵着佳明,一扭一扭地走过来。

    石头坐起来,礼道:六夫人有礼了!

    六夫人对着石头笑了一个。

    四夫人举起茶杯,请道:小主!请你喝茶!

    石头接过茶,小口小口地抿。

    “爹!你的伤口还疼吗!”敏儿大步地踏进客厅。

    王警官望着敏儿,笑道:敏儿回来了。

    敏儿唤道:诸位姨娘好!

    四夫人回道:敏儿过来喝茶!

    “不喝了,我上楼去,我有一点东西搁在房里。”敏儿答道:

    石头说:王警官,敏儿的意思,是叫我过来帮你解决此事!

    可我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小主,你能不能扶我出去走走!”王警官嚷道:

    石头应道:可以呀!

    王警官撑着沙发,使劲地站起身。

    四夫人赶紧去扶王警官。

    石头喝了一口茶,说道:王警官,咱们走。

    王警官护着胸口,慢慢地向前走。

    石头搀着王警官,渐渐地走出客厅。

    走在花园的大树底下,王警官看了看四周,唤道:小主,刚才人多,我不方便与你商量受伤的事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莫非!王警官怀疑身边人。”石头打断道:

    王警官辩道:我肯定怀疑!第一,我家里这么多年没有出现过盗贼。第二,这个人不像盗贼,他没有偷我家的东西。第三,这个人对我家不陌生,他直接跑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“王警官,依我看来,你多疑了,第一,你家里偶尔出现一、两个盗贼——不足为奇。第二,这个人没有偷东西,可能是因为时间不够。第三,这个人跑到二楼去,多半就是凑巧。”石头回道:

    王警官疑问道:这么多巧合!你不觉得可疑吗?

    “什么可疑!怀疑身边的人吗?”石头反问道:

    王警官说:我们警察讲的是推理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你甭说这类的话!我不是警察,我也不想听推理,你还是捡点实际的说,这个人有什么破绽!有什么让人过目不忘的特性。”石头答道:

    王警官接道:我连他的模样都没看见,我怎么知道他有什么特性!

    “这就麻烦了,我们等于是在大海捞针!我们总不能抓住每个会功夫的人,一个一个的过来盘问吧!”石头嘀咕道:

    “小主,你说到功夫,我倒觉得他的功夫有点熟悉。”王警官愣道:

    石头说:你好好想想!你在哪里见过!

    王警官念到:好像是在东郊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,上次法弟叫我去给兄弟们报仇的时候,那个人就是用着这样的招式,特别是他挡枪的那个姿势,与昨晚那个蒙面人如出一辙。”王警官续道:

    石头问道:他是谁?

    王警官唤道:他叫,叫福星,他是一家,一家面馆的老板。

    “这家面馆叫什么名字?”石头追问道:

    王警官回道:这个我就不清楚!

    不过,法弟去过那,他清楚。

    “小主,我这就去问法弟。”王警官叫道:

    石头接道:不急,不急,我们知道是谁伤你,这事就好办多了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”我定会给你一个满意地答复。

    “小主,这个人的功夫太邪门,另外,他的枪法如神,我担心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王警官放心!我不管他有多么地了不得!他终究还是一个人,是人就有弱点,我对他用软的不行就用硬的,用硬的不行就用软的,两者都不行的话,我就给他来个软硬兼施,我就不信!他真是一个神,他真的油盐不进。”石头应道:

    王警官谢道:在下谢过小主!

    “大哥,你的伤怎么样了!”法警官向着王警官走来。

    王警官扭着头,说道:法弟有心了!我的伤已无大碍。

    法警官礼道:小主好!

    石头回道:法警官好!

    法警官站在王警官跟前,唤道:大哥,你出了这个事情,你为啥不早通知我!

    王警官说:我昨天不是很清醒,我没敢去摸电话。

    小主也是今天来的,是敏儿请来的。

    “大哥,是谁这么大胆!竟敢跑来你家造次!”法警官嚷道:

    “法弟,你认识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识这个人,他是谁!”法警官应道:

    王警官接道:他就是那个打伤兄弟们的人。

    “是他,这个小子真是一个狠角色,我们要想办法治治他。”法警官嘀咕道:

    “法警官,我们去哪里可以找到他?”石头问道:

    法警官答道:他是街上“福顺面馆”的老板。

    “我过两天就去会会他。”石头应道:

    法警官说道:小主,你去见那个人,我们警察局的人,定会全力配合你。

    “不要,你们谁都不要插手进来,我想自己过去解决这件事。”石头接道:

    法警官望了一眼王警官,作揖道:小人遵命。

    “小主,法弟,你们里屋请!”王警官请道:

    石头扶着王警官,说:王警官,你有伤在身,你慢走!

    “大哥,我背你进去吧!”法警官嚷道:

    王警官应道:多谢法弟!我自己走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这样走来走去,你的伤口容易裂开。”法警官叮嘱道:

    “法弟,我自己会小心。”王警官回道:

    “王警官,你注意这步梯子。”石头叫道:

    王警官弯着腰,鞠躬道:小主请!

    石头礼道:王警官请!

    仆人们看到王警官他们走进来,请道:老爷好!小主好!法警官好!

    石头微笑道:大家好!大家好!

    三夫人走上前,去搀王警官。

    法警官礼道:几位嫂夫人好!

    二夫人应道:法警官坐!

    四夫人叫道:小主,法警官,你们喝茶!

    石头走到四夫人跟前,抓起茶杯,说道:如今的天气真热!刚刚出去了一会,搞得我口干舌燥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小主可以多喝两杯。”四夫人接道:

    “咕咚!咕咚!”石头举起茶杯,往着嘴里倒。

    四夫人唤道:法警官,你怎么不喝!

    “我不渴!我不渴!”法警官挥了挥手,答道:

    王警官喊道:老三,你去柜子上拿瓶酒出来。

    法警官默念道:还是大哥懂我的心思!

    三夫人递了一瓶酒过来,说道:相公,给!

    王警官嚷道:法弟,你拿着。

    法警官拿着酒瓶,吞吞吐吐的说:小主!小人,小人,小人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你喝你的,别把自己灌醉就行。”石头应道:

    法警官笑道:我保证不会喝醉,我就喝两杯,就喝两杯。

    “姐夫,我的箱子这么重!你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