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叶凡唐若雪医婿 > 第三千四百零三章 怎么没有警惕性?

第三千四百零三章 怎么没有警惕性?

目录

    砰的一声,金蓓莎惨叫一声跌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四脚朝天倒在地上,脸上红肿,牙齿都跌落两颗。

    无比凄惨。

    金发男子他们见状大吃一惊,下意识抬起武器吼叫:“不准动!”

    “住手!住手!”

    不需要黑袍男子作出反应,金蓓莎先忍着疼痛爬起来吼叫。

    她一边喝止手下动手,一边打掉他们手里武器:“全给我住手!不准伤害大人!”

    黑袍男子上前几步,对着金发男子他们啪啪啪几声,把他们也都打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老夫出道这么多年,从来没有人敢拿着武器对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如不是给王后和金家面子,我一掌拍死你们这些废物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他还夺过一把匕首,当一声折断丢在地上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金发男子他们嘴角牵动不已,捂着脸连连道歉:“大人,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金蓓莎也咬着嘴唇,诚惶诚恐开口:

    “大人,是金蓓莎不识泰山,是金蓓莎无礼冒犯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该泄露你的身份,更不该让他们拿枪对着你,我该死。”

    “请大人看在王后和金家份上,给我一次机会,金蓓莎一定好好表现。”

    云顶大人可是巴国的太上王,还是独自力挽狂澜的主,金蓓莎不敢有半点对抗之意。

    唐若雪则微微沉思,感觉黑袍男子断刀的装叉模式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黑袍男子扯过纸巾擦擦双手,接着重重哼出一声:

    “知道自己该死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给你一点教训,做事只会没有分寸,也不懂得尊卑。”

    “行,看在王后和金家份上,给你们一条活路。”

    “但死罪可逃,活罪不能免,你们自己捅小腿一刀吧。”

    黑袍男子很是霸道:“如果不想捅,我亲自断你们的腿!”

    金蓓莎等人呼吸微微一滞,莫名感到小腿一痛,心里抗拒这一份自残惩罚。

    但看到地面断裂的两截匕首,还有黑袍男子爆发出来的威压,金蓓莎等人最终回应:

    “谢大人宽恕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金蓓莎等几十号人拔出匕首,对着小腿猛地扎了过去。

    几十道鲜血顿时迸射出来,也让金蓓莎他们身躯晃动,所幸及时忍住才没有喊叫出来。

    唐若雪微微皱眉,想要说些什么,却被凌天鸯伸手死死拉住。

    她还差一点伸手去堵唐若雪的嘴巴了。

    凌天鸯向来识时务,黑袍男子连自家人都这样残酷惩罚,唐若雪多嘴肯定也会让对方生气。

    一旦黑袍老者生气,他不会对宝贝疙瘩的唐若雪下手,但很可能会拿她凌天鸯杀鸡儆猴。

    金蓓莎缓过疼痛后,挤出一句:“大人,不知道满意不满意?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没等金蓓莎的话音落下,黑袍男子又是一巴掌抽在她脸上:

    “废物!你是怎么做金家代表的?又是怎么做这押送负责人的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一点警惕性都没有?”

    “你没看我的面目,没跟王后确认,怎么就认定我是你心中的那个大人?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担心我是敌人假扮,虚张声势对付你们吗?”

    “被我打了两巴掌,还被我忽悠刺伤小腿,我真是敌人假扮,弄死你们岂不是很容易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你们做事如此粗心大意真是让我失望!”

    黑袍男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态势,抬手又给了金蓓莎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金蓓莎捂着脸退了几步,脸上有着委屈和惭愧。

    不过也因为这一番话,这两个耳光,打消了金蓓莎最后一丝疑虑。

    没有跟铁娘子证实黑袍男子底细,金蓓莎内心深处始终觉得有一缕不安。

    但现在,她彻底相信黑袍男子是云顶大人了。

    毕竟敌人不可能这样把话说出来。

    黑袍男子声音一沉:“有什么好委屈?打错你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!”

    金蓓莎忙收拾好心情,咬着嘴唇辩解一番:

    “大人,理论上我确实应该找王后或者艾佩西证实你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不久前在王后那里听说过你的行事作风,我也看过你高大威猛睥睨天下的风貌。”

    “独一无二!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刚才一出现,我就一眼认出你是我心中的那位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就打消向王后和艾佩西大人证实你身份的念头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是她们现在忙着处理昨晚变故手尾,一个是天底下找不出第二个媲美大人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换成其他人戴着面具出现,我肯定会多方证实。”

    “但大人真的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大人提醒得对,小心驶得万年船,你放心,以后我一定高度警惕。”

    金蓓莎不想承认自己被铁老鼠搞崩心态,失去质疑和证实黑袍男子的念头,就给他扣了一堆高帽子。

    “分析的不错,看来我打错你了。”

    黑袍男子点点头:“很好,冲你这股子聪慧心思,我会让金家和王后好好重用你的。”

    他还丢出两支红颜白药药膏给金蓓莎等人止血。

    金蓓莎生出感激:“谢谢大人,大人,不知道你这次前来机场有什么要事?需要我帮忙吗?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她还让人把唐若雪和凌天鸯请入贵宾厅的休息室,不让两人听到她和黑袍男子的对话。

    凌天鸯原本八卦想要听一听事情,但看到唐若雪索然无味离开,也就赶紧撒腿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要事!”

    黑袍男子扫过唐若雪她们一眼,随后转头盯着金蓓莎开口:

    “我们设立的陷阱已经被叶凡看穿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收到确切的消息,叶凡将会在瑞国机场和途中搞事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把唐若雪彻底送到瑞国实验室,这一次押送行动我会亲自介入。”

    “准确地说,你们继续按照计划坐专机飞向瑞国。”

    “我则把唐若雪乔装打扮一番坐国际航班离开。”

    他补充一句:“这样一来,就能避开叶凡他们袭击,也能保证唐若雪顺利抵达瑞国实验室。”

    金蓓莎眼睛亮起:“大人是要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吗?”

    黑袍男子微微赞许:“一针见血。”

    金蓓莎微微挺直胸膛:

    “谢谢大人赞誉,不知道大人需要我怎么配合?”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