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觊觎 > 第20觊 择偶

第20觊 择偶

目录

    白鸢这时候真没什么多余的心力去关注沈殊的去向,在车内做了三个小时,她体力早已透支,加上酒精作用,头脑昏沉得像塞了一团棉花。

    白鸢摇摇晃晃下了车,直接上楼,按指纹开门时总是语音播报指纹输入错误。

    手上黏乎乎的,有在车里做时他背上的汗,也有她身上的,全部粘在一起。

    不管她擦了多少次手指,都没用,甚至最后门锁上直接响起机械的女声:“六次输入错误,请三分钟后再尝试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,连你也欺负我!”白鸢火了,狠狠踢向门板,得到的结果就是门没事,她疼得呲牙咧嘴,眼泪都冒出来了。

    身后响起一声嗤笑,白鸢回头,这才看到身后站着傅寅舟。

    她抱着脚尖,十分不悦嘟唇:“你上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傅寅舟修长的手指拎着手机漫不经心地转着,不回答,就这么微落下眼帘,仿佛在居高临下地欣赏她的狼狈。

    白鸢感觉他就跟这硬梆梆的门板一样,怎么踢都没反应,瞬间凶狠地回瞪他。

    两方对持,傅寅舟先眨了眨眼,大手随即抽走她手中的手机,只见他随意在她手机上点了几下,门锁咯哒一声,门开了。

    白鸢倚靠着门框,没好气地瞪他:“你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用门锁的APP远程开门。”傅寅舟拧起眉峰,长腿一迈很自然地进了门,随后站在玄关朝门内点了点下巴:“你不进来?”

    白鸢进来换完鞋,后知后觉她没邀请他怎么自己进来了。

    再一想他帮她开了门锁,要不然她现在还在门外干站着着急气恼呢。

    算了,暂时不跟他计较了。

    白鸢一进门就累得瘫倒在柔软的沙发里,半晌想起傅寅舟,他应该知趣走了吧。

    挣扎着半睁开眼,傅寅舟不仅没走,反而跟他第一次来一样,悠闲地站在客厅四处张望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套房子和上次他来确实不一样,门后的喜字扔了,成双成对的很多物件她都收起来,打成一个个包裹,放在另一个客卧的角落。

    这套四室两厅的房子当初沈殊带她来看的时候,说是他妈周菡女士私下的产业,悄悄拿出来给他们做婚房用,等他们一结婚就过户到他们名下。

    又因为新人结婚得不到父母首肯和祝福终归受人话柄,名义上就说是沈家提供的婚房。

    白鸢相信自己假以时日也能付得起一套房子的首付,房子写不写自己名字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她在意的是两个人有个家,于是她精心布置。

    可惜沈殊背叛了这段关系,那么这些所有的精心布置无形中就变成了讽刺,干脆把东西全部收起来。

    白鸢听到手机在震动,向鹿又打来电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你人呢?”白鸢突然不见了,向鹿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已经到家了。”白鸢嗓音有点沙哑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就好。”向鹿打了个酒嗝,声音里仿佛都带着酒气,“你在洗手间跟我说的话我想了想,渣男别留着过年,早点踹了。还记得你曾经跟我说过你以后的择偶标准吗?你说过,你对接手家族企业没兴趣,今后你要嫁的人不必是白马王子,也不必是门当户对,你要嫁就嫁能宠你宠到肯为你入赘白家的男人,婚后你负责貌美如花,花钱刷卡,而他要负责打理扩大白家公司业务,让你每天痛快地买买买……”

    白鸢没想到这些陈年往事向鹿比她记得还清楚。

    令人头疼的是向鹿喝酒之后话就特别多特别密,白鸢以前深刻领教过,而且要是不打岔白鹿能滔滔不绝翻来覆去说上半宿。

    白鸢按了按太阳穴:“向小鹿,我困了,要睡了。”

    向鹿迟钝地反应过来,嗅到了一丝不对寻常:“等等,我买完单回来傅寅舟也不见了,你们该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白鸢:“……”

    向鹿秒懂,而且替白鸢高兴:“那没事了,你们继续happy,我挂了。”

    中途跑了也没说一声,害得闺蜜担心了,白鸢有点心虚,“好久没和你单独聚了,改天再找你约饭。”

    “行,挂了。”向鹿素来深知坏人好事,如杀人老母,麻利地结束通话。

    讲了一通电话,白鸢口渴坐起来想倒水,不知是腿软,还是沙发太舒服,她又陷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要什么?”傅寅舟听到动静,转身问她,黑眸噙着如月色般的柔色,似是错觉很快消逝不见,勾唇淡声问她:“我帮你。”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